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朱新民:中国有四个底气和美国平起平坐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4月13日电(记者 张嘉文)针对中美对抗情势发展,政治大学外交系教授朱新民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中国提出了东升西降、平视世界的角度,力主和美国平起平坐,主因有四个底气,一是综合实力,二是发展潜力,三是抗压的能力,四为整个国民的凝聚力。

朱新民说,这四个底气让现在中国对内对外的作为,感觉起来比较强势,但也是因为美国这段时间展开对中国新的结盟包围,使得中国必须用行动来证明,是有战略实力和美国平起平坐,所以美国航母来南海,中国航母也出动,一来一往双方都不会退让,这竞争跟斗争会极大化。

朱新民为政治大学政治所法学博士,专业领域是中共对台政策与两岸关系,曾担任过“国大代表”、两岸交流远景基金会大陆所所长、韩国瑜2020大选的“国政”顾问团成员。现为政治大学外交系教授、国民党智库“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资深顾问、台湾治理协会副理事长。 

中国大陆“辽宁号”航母编队日前通过冲绳与宫古岛的海域,南下航入西太平洋。紧接着美国航母“罗斯福”号打击群从麻六甲海峡进入南海,是2021年第三次进入南海。美中两国航母,在台湾一南一北周遭海域的动态引发印太地区周遭国家关注。

对于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的美中对抗新型态,朱新民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中美持续的对峙或是竞争,短期间在拜登跟习近平正式碰面前,格局不会改变。现在就是各自拉拢自己的盟友,各自支持自己本身阵营。基本模式是竞争激烈,甚至会接近斗争的性质,但绝不破裂,所以斗而不破这4个字会有最大的张力。

所以看到美国的航母来,中国的航母就会出动,美国的飞机来,中国的飞机也升空,甚至于在太平洋或者是南海或台海,遥遥相望,互相监看,就是用行动来宣示自己的立场,但也是做给各自的盟友来看。

朱新民说,美国真正的战略是掐住、卡住、拖住中国,让中国不能够再持续快速的成长而停滞下来,然后美国利用这空档跟时间加速自己的建设。而中国的战略是做好自己,超越自己。中国的战略布局不是要超越美国,而是超越自己就是超越美国。两者的思考方式不太一样。

朱新民提到,中国日前在阿拉斯加的美中高层战略会谈上,跟美国直来直往,是在全世界面前展示一个中美新关系,因为中国有自己的底气,这底气可分四个部分,一是综合实力,二是发展潜力,三是抗压的能力,四为整个国民的凝聚力。这四个底气就是中国在应对美国以及全球竞争上,提出平视世界,东升西降的原因。

朱新民进一步解释说,综合实力部分。现在整个中国的综合实力当然还是跟美国有一段落差,大家都看得出来,但这落差距离越来越接近,而且这落差的本质是因为双方的制度,双方的体制呈现出了优劣竞争,过去大家认为中国的制度不能够让中国强大、现代化,结果中国大陆让自己的制度走到了中国可以强大,而且快速现代化。

发展潜力部分,朱新民说,2020的新冠肺炎疫情,又是再一次对东西方制度的考验,一方面是疫情的管控,二方面是疫情怎么样去制约,最后是在疫情管控下经济如何持续发展。在这过程当中,中国更加自信,最近全世界的各个经济机构的评估,都指出中国在经济的成长跟方向会持续领先。以这样角度,中国认为自己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而且发展潜力是根据自己的计划、路径,是在自己的领导下,所以更加有自信。

朱新民指出,第三个就是抗压的能力,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这两年来为了拚连任,对中国采取经济、科技、关税和国际的围堵,对中国全面打压。但中国采取战略定力,不随着美国起舞,另外采取自己的发展战略,调整发展模式,改变过去完全依赖出口导向的经济,改为内外双循环的经济战略,慢慢出现效果。

朱新民说,大部分的国家只要美国采取所谓贸易禁运,经济制裁,或科技上面的限制,可能都没有办法承受,日本之前就是这样,但中国至少走过了这一段过程,确实不容易。

第四个底气是国民的凝聚力,朱新民说,这是最关键的,在近来的新疆棉事件中,全世界用新疆问题,不管是真是假,但已经被过度政治化,但中国采取了和过去不同方式,不仅提出解释,也明白指出美国其实也有黑白种族问题,对其他国家发动战争侵害人权等等,甚至在联合国对美国提出抗议。

朱新民表示,美军经常到台海或者南海、太平洋来巡演,美方主张这是航行自由,但是都离中国领土非常近,以前中国都说用口头方式回应,现在则是同样把航母开出去巡演,也在主张中国的航行自由,中国用实际行动来向美国证明什么叫平起平坐。

这样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是团结了中国大陆人心,提振了民族主义,而且展现大陆内部民意的力量,因西方不断炒作各种言论,扭曲中国的发展,所以中国必须展现出人民的力量,最重要力量是中国人,也形成了中国人民的一种团结的凝聚力。

对照美国,朱新民说,美国现在有四大问题,一个是政治上的问题,一个是社会上的问题,一个是经济上的问题,一个是内部建设空洞问题。政治上的问题是民主制度变成民主的退化,因为民主制度本来是一个政党的良性竞争,但现在变成民主的恶性斗争,

第二是社会问题,阶级的分化、仇恨,呈现了中产阶级的空洞化跟中产阶级的下落,一个国家最强的是中产阶级,结果现在美国贫富差距非常严重,导致了阶级的仇恨,而社会问题也就影响经济问题非常严重。

朱新民说,内部建设空洞问题部分,这几年美国没有实体经济,美国所有的产业都在外地,以跨国企业的名义去透过金融操作、透过代工模式赚取了很多的利益,但是美国没有实际生产的企业,所以美国过去的优势,让很多人也看到美国现在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