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朔夜”总辞的真正原因

学生会干事会当选内阁“朔夜”在昨日履新,同时宣布全体“总辞”,如无意外,这应该不只是香港,还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短命的学生会。

“朔夜”这个学生会内阁在上任前已“声名大噪”,原因无他,唯其政纲够“独”而已。“朔夜”会长外务副会长罗子维早前上网台宣传时,便已明言“朔夜”继承了前庄的“本土抗争”意识,甚至表示要“用行动建构本土意识及巩固香港人身份”;至于会长林睿晞,则声称要连结校内校外的“抗争”,以中大作为“香港人论述”的宣传起点。他更直言,大部分“朔夜”成员都在“修例风波”期间被捕。连被捕都可以当作拉票光环,可见“朔夜”从最开始就不是以当选中大学生会为目标,而是想把中大彻底改造成真正的“暴大”。

请辞仍不忘抹黑中大

中大于上月3日及25日先后发声明回应“朔夜”的出位言论,第一次是对内阁针对大学的失实指控及可能违法的言论表示强烈反对,第二次则是“朔夜”当选后,校方公开割席,提出暂停代收学生会会费、要求学生会注册为独立社团或公司自行承担法律责任,以及警告有可能着令有关学生停学甚至开除。

犹记得“朔夜”在中大校方发出第一次声明后,还回应强调绝不会退缩,惟当校方再发第二次严正声明后,“朔夜”却偷偷摸摸撤回参选宣言及政纲等有关文件,更料不到的是短短数日后,在上任当日,“朔夜”原来的“永不退缩”就变成了以“总辞”形式匆匆下台。

根据“朔夜”昨日记者会的说法,“总辞”的原因是“来自校方的打压”、“不想在制度内苟且偷生”;又称早前撤回政纲,是因家人收到不少滋扰电话、“死亡恐吓”云云。

老实说,如果“朔夜”真的不想在制度内所谓“苟且偷生”,最好的做法并非“总辞”,而是直接退学,反正他们也声称自己不断遭到校方打压,那继续留在中大读书,又岂不是另一种“在制度内苟且偷生”?既然如此,何不直接一刀两断,退个爽快?

再说回来,“朔夜”口中所谓的校方“打压”,其实都是针对其抹黑校方和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的言论,去年“修例风波”的教训,已在在说明校园绝非法外之地,任何人包括学生有涉嫌违法之举,校方就必须尽早介入停止,这不是打压,而是对师生、对学校负责任的应有举措,否则中大变“暴大”,结果就是沦为黑暴的兵工厂。

怕死退缩还要自我贴金

更何况,中大在第二次声明中所列出的行动,包括暂停为学生会代收学生会会费、要求学生会自行承担法律责任等,换个角度来看,就是资金被斩之余,学生会这个头衔也不再是“免罪金牌”,播“独”非但没有油水,更可能惹上刑责,若有人因此想退缩,却苦无下台阶,因此将之包装成所谓的“总辞抗争”,亦合情合理。再加上前日警方正式起诉47名揽炒派,“朔夜”在这个时间点才突然请辞,实难免让人将两事联想在一起。

至于“朔夜”称有成员受到“死亡恐吓”才撤回政纲,其实细思之后颇令人不解。毕竟任何人如果受到“死亡恐吓”,相信第一反应都不会是撤回什么政纲或言论,而是报警求助。但“朔夜”似乎由始至终都没有报警的打算,究竟是因为憎恨警方,还是子虚乌有,抑或是自己心虚不敢报警,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朔夜”一词意为无月之夜,即最黑暗的时候,如今中大的“朔夜”连同其“港独”主张未见光便宣告败走,也算是符合这个庄名的结局。但中大校园内“独”火显然还未完全熄灭,对于“朔夜”的成员,以及其他蠢蠢欲动的“港独”分子,校方仍要保持警觉,在必要时候,必须清除害群之马。

作者:卓 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