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港大学生会在玩火!

文/冯炜光

香港大学在4月10日发表声明,指斥香港大学学生会在4月7日“关于政制的言论,不能代表全体学生,更不能代表香港大学的立场。大学对他们发表情绪化的政治宣言,表示强烈不认同。”港大又重申校方和学生会是两个独立的团体,声明中说:“港大学生会是独立于香港大学的注册社团;校方正全面审视大学与学生会的关系,以便厘清责任,加强校园风险管理。”最后港大以“任何人必须尊重法律,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作结。港大这种取态,值得肯定;但若只是留于言文而不出手阻止学生会继续触碰法律红线,警方大举进入校园搜捕的情况终会发生,而我的小师妹、港大学生会会长叶芷琳身陷囹圄的日子也“指日可待”。

梳理叶芷琳的往绩,大家会发现她其实是美国刻意裁培出来的“港独会长”。据传媒报道,2019年1月,叶芷琳和今天已销声匿迹的城大学生邵岚参加美国在德国柏林举办的训练营,获主持人赞许,视之为“未来青年领袖”。果然在数月后的2020年5月,叶芷琳便“上庄”,成功当选香港大学学生会会长。在竞选时,由于《香港国安法》尚在制定中,叶芷琳“一庄”等同学已大放厥词,攻击香港国安法,又声称“香港独立是对港人来说最为理想的出路”。上任后,在国安法生效时,叶又和其他学生会发表“七一宣言”, “呼吁市民放弃幻想,七一是争取民主的唯一机会,要抗争到底,誓与香港共存亡。”有媒体指出,煽动非法集会,秉承“港独”口号为自己意志,是典型的分裂国家行为,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第二十条第一项,属分裂国家罪。2020年8月10日黎智英被捕及壹传媒大楼被搜查后,港大学生会竟在8月14日豪掷18.8万港元在黄媒《苹果日报》刊登头版广告撑黎智英,震惊各方。

今年1月底叶芷琳接受“黄网媒”访问时说:“也曾和其他团体在校内举办《理大围城》纪录片放映会和《格物:反修例运动文物展》等。但举办这些活动时,校方都会有意见,『好多都系friendly reminder,同埋我哋都唔会听。基本上净系⋯⋯听下囉。』她扬言未来仍然会举办多些展览及放映会,『可能好细,但有啲时候就系要做呢啲嘢。』”叶芷琳在今年2月初以“学术放映”为名,播了三晚《地厚天高》。这部电影是为港大另一毕业生、今天已因2016年旺角暴动罪而坐牢的“港独”梁天琦涂脂抺粉,把梁包装成一个“有理想却又被迫害”的青年。这部电影其实是赤裸裸的“港独”宣传片。当时港大校方有出声明表示反对,但没有报警,也没有派保安阻止。

到了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年3月30日全票通过新修订的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完善香港特区的选举制度时,叶芷琳领导的港大学生会又跳出来,在4月7日发表声明,贬斥之为“终结香港选举制度”,又鹦鹉学舌,随英国的指挥棒起舞,胡乱指控我国违反《中英联合声明》、 并在声明末段声称要守候“直到重光之时”。港大学生会这种“绑架”全体港大学生,坚持一条“仇视中央”、“去中国化”道路走到黑的取态,令关心港大的朋友都们都很不齿,也引发港大校方在4月10日发表本文开首的声明。

叶芷琳等同学近日以“断庄”为由继续掌控学生会。港大学生会财雄势大,又有“香港大学”这金漆招牌,具风向标作用。可以说,港大学生会是境外势力和“港独”余孽的最佳执手。叶芷琳和这两批人沆瀣一气,他们心存侥幸,在赌警方国安处不会随便进入校园搜捕,也在博若有港大学生会会长或干事被捕和检控,便可以给西方媒体提供最佳弹药来攻击我国和香港特区。然而这种取态,其实是在“玩火”,而笔者始终认为“玩港独的鬼火”是没有好下场的。叶芷琳被传媒誉为“周庭第二”,然而周庭今天在哪里?宣扬“港独”,其结果只会是在监狱中度过余生。不知今年才20出头的叶芷琳会长想清楚没有?

(作者为香港特区政府前新闻统筹专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